360作文首页作文专题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
您现在的位置:360作文首页 > 700字作文 > 700字周记 > 

理发作文700字

360作文网 时间:2018-07-09 周记大全

篇一:理发

  我刚才去理发,理着理着笑出声来,理发师问我笑什么。我说想起了小时候理发的事。

  我对理发有着天生的排斥。理发师的那块围脖,总是有点发屑的,往我脖子上一围,发屑刺着脖子,就起一身鸡皮疙瘩,难受得要死。理的过程中难免有些发屑落在脸上脖子上,又不能用手拂去, 痒痒的不舒服。好不容易理完了,有时又有发屑粘在衣领上,我对这玩意儿异乎常人的敏感,害得我脱了衣服去细细地拔,要是找不着隐身在衣领上的发屑,我情愿扔了这件衣服。

  小时候理发师的剃头挑子对许多人来说是非常温馨浪漫的物事,特别受人欢迎。剃头匠挑着它一个村子一个村子去理发,边理边闲聊,还帮人挖耳朵,收两角钱。细伢子只收一角。我却对剃头挑子 畏之如虎,远远地看见剃头匠的挑子从村头晃悠悠地来了,就飞快地跑到山上躲起来,父亲照例会握着竹枝来寻,直到把我提到剃头匠的板凳上坐好。我只好老老实实、紧紧张张、战战兢兢忍受煎熬。

  长大后我一直对头发是个什么样子不太感兴趣(有的男人喜欢把头发摆弄来摆弄去,我就认定他比较女人),实在是不像话了,才去理一理。理也要定在一个地方,理发师往往早就知道我的“六字 方针”:剪短,打薄,要快。我一去,也不问洗吹事宜(好象如今理发这事是越弄越复杂了),操起家伙就开剪,加上我经常提醒师傅要讲效率不要讲质量,所以我理发特别快,往往不会超过一刻钟。 把围脖一扯,就跑回家洗澡。

  有的人正好相反,觉得理发是一种享受,慢工出细活,把理发师调摆得团团转,不搞他两三个小时不罢休。我甚至见到一位先生,理着理着在椅子上打起鼾来,幸好我也在理发,摘掉了眼镜,要不 肯定会跌碎眼镜的。

  今天理完发,理发师再次问我要不要染。我对着镜子一照,已经是白花花的一片了。心想,秋天注定是要来的,再怎么染,也染不回春天。还是少理几次发吧,让那青丝把白雪盖一盖。


理发篇二:理发

  每次理完发,爱人就笑我是乡里卖炭的哥哥。人本来就生得丑,再冠上“乡里卖炭的哥哥”,心里有几分难受。因而,不敢轻易理发,宁愿长发齐颈。尽管不喜欢理发,却非长久之计,我非艺术家,若 头发长得齐肩,即使自己不认为是怪物,也会遭人耻笑。万不得已,还得进理发店。数年前,长沙解放路有家理发店是相当有名的,冲着那里的名气,花上比其他店多几倍的钱去理个发,我想,应该可 以潇洒一回。当时,从理发店门前坐公共汽车兴冲冲的回到家里,原以为会受爱人夸奖,不料,爱人一看,仰头一笑,“我的乡里哥哥,鬓角都刮得干干净净,这是在哪剪的啊?”弄得我不敢吐粗气, 连忙吱吱唔唔。

  后来几次理发,都被爱人讥笑,理发成了我一块心病,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一家满意的理发店。以后,凡有人说哪家理发店好,我就默记于心,就去试剪一次,有几次,朋友建议我去蔡锷路的某广佬理发 店,一问价钱,高得惊人,想起平日上商场,真材实料的东西就是贵,理发也该同理,理个漂亮的头,博得爱人欢喜,花多点钱也情愿。花了三十元剪完发回来,爱人抿嘴一笑,就是不吱声。看她神秘 的样子,我问是不是这头很好看?爱人扑哧一笑,我知其中有诈,不敢再问。爱人问我花了多少,我撒谎告诉她,“好便宜的,四元钱”。“怪不得咯便宜,后面的头发一凸一凹,就像狗咬似的,耳鬓 都没修齐,记得以后理发别再贪便宜了。”花了高价还不敢说真话,郁闷得很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,去年酷暑,人热得难受,我便跑到望麓园附近的一个体理发店理发,这次我不求什么美观,反正人都麻木了,只图凉快就行。理发妹问我要剪什么式样的,我说,随你剪吧,只要你觉 得中看,理哪种发式都行。女孩拿出看家本领,一个多小时终于将我改头换面。中午吃饭时,爱人见我理了发,左瞧右瞧,说“这个头理得蛮好。”从那以后,我就只认这家理发店。

  昨日再去定点理发店理发,可店门已关,到其他理发店一瞧,人还不少。我是最闲不住的,不喜欢等,何况人长得熊样,更不想别人用欣赏怪物的眼光来看我。没法,最后进了另一家理发店,理发师还 蛮细心的,又是剪又是吹,还将胡须刮得干干净净的,后来,一问价钱——五元。五元钱除了理发,还洗了两次头,真舒服。只是这头理得好不好,心里没辙。

  回到单位,正好遇见爱人与同事在一起,我让她欣赏我的头,嘿嘿,原以为又会叫我乡里炭哥,未料,“好看,剪了头要年轻五岁。”连同事都夸奖。

  看来,我再也不用担心理发的事了。


篇三:理发

  小时候每次去理发,理发师总会摇头叹息。而我,紧张地坐着,动也不敢动,有那么一阵子还屏住呼吸,以为理发师会将我赶出去。

  理发师不得用他那把已经缺了几个齿的梳子,用力地往上拉扯我的头发,试图将我那头像被牛群踩踏过、已搅成一团乱麻的杂草堆式的头发理顺。他不敢太用力,不是怕拉断我的头发或是拉痛我的头皮 ,而是担心拉断他的梳子。电动推子也不敢用,怕被卡住,干脆用剪刀。梳子、电动推子、剪刀,是他谋生的工具,得小心使用,如果弄坏了,得去城里修,往返几十里路,花大半天时间,用掉一笔数 量不少的钱。

  我每隔两到三个月去一趟理发师那里,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枯黄的头发,去剃光头。理发师用剪刀将我乱蓬蓬的头发分段剪断,最后头上一根头发也不留,青幽幽的一片。

  洗头的时候,理发师用塑料刷子刷我的头,也一边叹气。我咬着牙,忍住疼,担心头皮给刷子磨破了。每次洗头虽然不亚于受刑,可也怨不得理发师。我不知道那时每隔多久洗一次头,而每次洗头,用 的不是洗衣粉,就是肥皂。

  他是我知道的十里路范围内唯一的理发师。理发师那时大概五十来岁,矮个子,单瘦,光头,穿着普通的中山装。他妻子很胖,个子与他差不多,很少见她说话。儿子大了,二十三四岁的模样,修钟表 的,不几年,娶了老婆,生了个儿子。或许他还有个女儿,很早就出嫁了。

  我8到16岁之间都是在他那儿理的发。第一次可能是大我几岁的同村哥哥带去的,后来就是跟同伴一起去,再后来就是自己一个人去了。

  上初中二年级后,也学人家留“西式头”,不再每次去都是替光头了。17岁,去了隔壁镇上高中,每次都在学校外面的店子里理发,头发越留越长,从普通的“西式头”,留到了长长的、切成一条条的 “碎发”,跟现在街头那些看上去另类、心理却很羞涩的少年没有两样——我也曾“不良少年”过。

  后来上大学了,头发又回归“西式”,两边分,倒也有几分书生模样。可到了快毕业时,已经没了学生模样——人已过早憔悴、苍老了,不再年少轻狂。

  那家理发店,那个理发师傅,虽然没有再遇见,可还留在我记忆中,成为我人生难忘的记忆之一。我不可能忘记他那把梳子、那剪刀、那电推子、那塑料刷子,还有那劣质洗发水的香味。

  对那时的我来说,只有每两到三个月理发那时,才能享受到用洗发水洗头的待遇。那是名副其实的奢侈。

  每次理发师收费一元人民币,这价格几年里都没变过。后来涨到两块钱,可我不记得是哪一年的事了。

分页:1 2 3 下一页
作文精选